德阳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程序测试 >

第四十五章 山西 陪练

时间:2021-02-23 04:50 来源:网络整理 转载:德阳资讯网
就在这两人在猜测这个参谋突然来太原干什么的时候,那土木似乎也看到了这支队伍,他和那个身材魁梧的参谋打了个招呼便带着一群人过来。 “来者不善啊

就在这两人在猜测这个参谋突然来太原干什么的时候,那土木似乎也看到了这支队伍,他和那个身材魁梧的参谋打了个招呼便带着一群人过来。

“来者不善啊!”

“善者不来啊!”两人默契的嘀咕了下迎接了过去,毕竟自己才是这个城市的真正主人,岂能让这些日本人鹊巢鸠占反客为主!

“土木君,几天不见,气色不错!”陈冠大而有力的手掌握了过去,土木也笑盈盈的握了过来,不过片刻后看到土木那满头大汗就知道这两人并不只是如同面色那么和睦。

那位大佐看到这两人在那里互相内斗的时候知道是自己出场的时候了,他满脸微笑的朝阎锡山和傅作义四十五度的鞠躬。

“两位好,我是华北皇军司令部参谋代表皇军前来慰问阎锡山先生!”从那灿烂的笑容中陈冠看到的只是虚伪和狡诈。

傅作义只是一个军人,在这个为人处世绝对不多问,他如同笔杆一样杵在那里静静的观察着他身后那些警卫的装备,只见那些人配着野战军的三八大盖,肩膀上挂着两个香瓜,虽然装备普通但是从那凸起的太阳穴,沉而又缓的呼吸声知道这些人绝对是一流好手!

他的贴身侍卫也有意无意的站在傅作义的身前以防止那些人突然发难,毕竟那些日本人就只会搞些阴谋诡计。

“这位就是傅作义傅将军,久闻大名如雷灌耳!”那参谋一看到那笔杆子般的军人就知道这人是日本要处理的将军之一傅作义!

傅作义礼仪性的握了个手便不再理睬,作为军人他一直认为日本人是中国的敌人,可是那该死的政治导致日本人那么轻易的将张汉卿撵到了自己这边从而得到中国最肥沃发展最强大的省份。

“傅将军好有军人气质,这个我欣赏的!”那顺溜的中文除了那一点点日本语调简直就不知道这个人是日本人。

“哪里!参谋才是军人的典范!”看到自己长官不准备理睬那参谋,傅作义的副官便赶快应答来缓解这尴尬的气氛。

参谋虚伪的微笑从来没有消失过,仿佛一个外交官那样喜怒不形于色,但是那个贴身侍卫则从那参谋的小小的嘘嘘眼看到那摄出的寒光。

而此时陈冠和土木早就结束那无论的争斗,他们互相奉承的走了过来向对方互相介绍了下对方便进入了太原。

“不知道参谋最近有没有空,如果有空请到我的府宅好好聚聚!”

“一定会去的!那我们有事先回去!”

众人在走到第一个四岔路口便分道扬镳的走向自己的住宅。

“土木君,这里的人不简单,阎锡山已经不是我们那老同学那么软弱!这太原之行我没有走错!”

“嗨,自从上次刺杀失败,阎锡山变化的我都不认识,不过他现在已经变化在日本那时的虚伪,不过他那眼神骗不过我!他现在身上军人气质远超过一个政客!”

“是的,所以我们这次要是不能拉到我们大日本帝国这边,那就直接抹杀!就像之前那样!”

“山木君给我留了六名伊贺忍者,我相信他们会完成的很好!”

这时候参谋身后那群侍卫身躯一震,那原本锐利的眼神顿时充满了血液,原本平淡无奇的他们瞬时透漏出阵阵杀气,仿佛见到了杀父仇人一般!

“我还没有介绍,我身后这十名武者是甲贺忍者!”

土木知道伊贺和甲贺之间的恩恩怨怨,他不决定插手他们之间的仇恨,只要他们能全心全意为大日本帝国服务那他们就会得到最大的发展机会,当然平衡也是必须的!

“到时候让他们比比看,我相信其中优秀的会得到天皇的觐见!”参谋挑衅的看了看身后的那群战士。在得到这种荣耀的他们更加拭目可待即将到来的任务,他们也挑衅的朝四周的角落瞄了几眼,几声冷哼声从四面传了过来。

就在土木和参谋城市的一头算计的时候,在城市的另一头陈冠和傅作义也在商谈着这些日本来的目的。

“傅将军,那几名士兵不简单的,我作为武者看得出他们就有可能是昨天晚上夜袭的人!”原来那位贴身侍卫原先是一名武林人士,只不过他是一个俗家弟子,由于他一家人在以前在济南被日本人屠尽之后便想去投军,可是在当了一年兵发现这兵只不过内打内行外打外行,指望他们去打日本人还不如自己单枪匹马,为此他直接去了少林当了一名俗家弟子,两个月前出山后他直接投靠才组建的晋绥军,被傅作义发现后就当做自己的贴身侍卫,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觉让他无时不刻的关注着傅作义的安全。

陈冠赞许的点了点头,他也发现那几个人绝对不简单,只不过一直没放在心上罢了,可是傅作义并这么想,想到当初要不是那情报人员拼命阎锡山早就去西天念佛了。

“陆勇你有什么想法!”傅作义知道身边这位,他在没有完全的想法不会这么轻易的发言。

陆勇表示自己可以再去找点自己以前道上的好友,他也不确定自己的好友能不能抵得上那些杀手般的忍者,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最起码他们也是路子上的人,总比那些只知道打打杀杀的士兵知道如何对付那些路子上的杀手。

陈冠想了想也知道这是自己这边最好的办法,对付对面狙击手最好的就是自己这边的狙击手,那么对付那些杀手也只能去找那些武林人士再配上自己那些精英护卫应该没多大问题。可是陈冠即使作为后世的精英特战分子在之后也为这次的大意付出惨重代价。

在陆勇的安排下,大批的通讯员带着陆勇的亲笔信下午从太原各奔东西。

就在陆勇在思考那些合适人士时,陈冠和傅作义等人也在那里给那些刚刚才到的第一批那批新的晋绥军军官。

在当天晚上陈冠就召集众人到太原政府机关的会场开了场具有历史意义的会议!

“晋绥军的军官们,你们的**我今天在这里想问你们第一个问题,谁才是我们中华民族最大的敌人.”站台讲台上,陈冠直接将手里的讲稿扔掉,不顾傅作义他们诧异的表情向在场的人问出了第一个不在计划中的问题.

下面突然炸了锅,不是赤匪嘛,学员们小声议论着,但是陈冠依旧能听清他们说的基本是行军了几乎半个中国的红军,陈冠无奈的摇摇了头,看来老蒋对这些部下”教育”的很彻底,不过陈冠突然发现几名少将若有所思的盯着陈冠,似乎想到了什么.

“大家是不是都想说,赤匪,共产主义,那些乡巴佬,对不对?糊涂,糊涂至极!”这下子整个会堂清净了下来,整个会堂的人都糊涂了,包括傅作义陆勇他们也一眼的茫然.

这时,陈冠走到礼堂中间的大桌上面前,哗的拉开遮布,露出他中午所精心准备的沙盘,全场人的好奇心都被这沙盘吸引住了,虽然沙盘在国军中已经普遍存在于师一级的指挥所,但是它们在这代军人手中的利用率并不高,有时候只是一个装饰而已.”这是一个沙盘,大家都知道,那我问问在下的各位,如果你是红方负责防守,我是蓝方,谁敢和我打一局?”在场的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都知道**只是挂职而已,虽然是军人出身但是现在是政治家多于军事家,而且在前四次围剿中在校长的”关怀”下输的一塌糊涂.这时候会场没有一个人敢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我愿意做**的对手.”突然中间一排上校军官走了出来,“很好,后生可畏,你是李生达,保定第四期学生,听说你的书法一绝.不知道这个临阵打仗是不是和你的书法一样还是徒有虚名.”陈冠略带激将的打量着这后生.

眨眼睛半天过去了,这个时候礼堂里的各个精英都争着和陈冠这家伙演练,可以用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来形容他们这群所谓的精英了,而且陈冠赢就赢了每次都赢得那么猥琐那么下流,他还美齐曰这是艺术.这个时候傅作义满脸忧郁的坐在沙发注视着那群朝气蓬勃的年轻将校们,他们充满了激情,充满了理想,但是所受的教育和他们即将面对的敌人让人不由得担心起来,李生达算作其中的精英了,但是战术还是那么死板,在立体化攻击之下勇气是不够的,还要有相应的战术和装备,一想到偌大的中国只能生产一些轻武器,连冲锋枪都只有那自己的山西工厂有点产量,不过想到还有两年时间整整两年的准备时间,陈冠脸上的阴霾稍微的去除了一点,

“**,您最近气色不是太好.”突然傅作义打断了陈冠的思路,陈冠看着他一脸的疑惑,不禁摇摇了头,“你是不是对我最近变化感觉很诧异?”陈冠微笑的对着这位忠心的部下阿谀道”学生不敢,学生只是感觉校长最近的变化很大.”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